新年与新年

我觉得肯定不止我一人想吐槽今年的农历新年来得晚。2 月18 大年三十,我 1 月 14 放寒假,在家里待了几天,前天 19 号,我翻了翻日历,尼玛,还得整整一个月才过年。就是说,按照以往的习俗,以往的惯例,以往的经验,我实际上在家过了一个比以前任何一个寒假都长的寒假,才迎来过年。

其实也不是不好,假期长没什么不好,谁不希望假期长点,就是上班的感觉自己一年多干了两个月。

高考是一道坎儿,这个坎儿的解释有很多,比如什么考了高考你就长大了,什么高考完就要离开家人去外地求学了,什么高考历练了人的任性,什么不参加高考的人人生不完整…说到人生不完整,我就想到我的舍友,他的人生就是不完整的,CET4 考试,还没发卷,舍友内急,急匆匆要跑出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被监考老师拦下,大声呵斥:

“进了考场就不能出去了,这点规矩都不懂,你没高考过么!?”
“没啊,我是保送的”

总之,高考是一道坎儿,小学初中高中是一个阶段,大学是一个阶段,如果还有一个阶段,那就是幼儿园阶段。比如,小学初中高中,都是计划经济时代,一切按需分配,人民公社化,吃大锅饭,搞集体劳动。说了那么多,总之就是不是很自在,要活在阴影之下,其中具体表现,就是层层升学制导致的考试压力,以及“我们还小,需要管教”的舆论压力,小学的时候不准带与学习无关的东西进学校,比如我带了个钥匙扣大小的玩具汽车,结果被老师没收了,没收力度可怕。小学到初中,互联网还不是很发达,也没手机,放假回家就是看电视,当时小,接触的世界也不多,所以能看电视就很满足了,在家看一天电视也不为过。后来有了电脑,觉得哇塞简直太棒了,可以干这个干那个还可以干这个,可玩的东西多多了,关键是小学初中,按照可导必连续的道理,有假期,就肯定有假期作业,假期长短与假期作业多少成指数函数关系。在这些强制性和偶然性要素的影响下,我的假期总不会那么无聊,即使无聊,还可以做作业啊!你做作业的时候就总会发现各种好玩的东西,亘古不变的真理!

到了高中,已经不再考虑假期该干点什么的事情了,不是因为我长大了,而是因为没有假了,高中是最接近高考的时段。一切为高考服务,从高一开始,暑假就没超过一个月,国庆碰中秋,假加假才放了四天。在这么一个大前提条件下,假期的首要任务就是睡,然后把平时积压的一些电影动漫一些段子一些文章该看的都看了,其实重点也不在内容是什么,而是对于一个住宿学生来说,在如此严苛的环境下,一个星期甚至半个月都与书本做伴,碰不得电脑网络(其实网络还是有的),然后好不容易有假放,回到家里,看着熟悉的电脑熟悉的键盘,已经说不上对内容评判的好与坏了。总结为一句话,就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天天读书上学的日子,有个假就不错了。

分水岭分水岭,到了大学就不一样了,过了高考这道坎儿,大家觉得自己自由了,解放了,爱干啥干啥了,虽然网上经常有诸如,一帮毛孩子以为自己进了天堂,结果却掉进了地狱这种傻逼言论,但事实确实是我们想干啥就干啥,尤其大一大二,不知天高地厚。大学的生活如此丰富多彩,以至于到了放假的时候反而变得返璞归真了。

这里的差距主要在于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在家里,那么大一个房子,人数还没学校一个宿舍的人多,从学校回到家,人均占地面积突然增大了几十倍,需要一段适应的时间。有江湖的地方才有热闹,自己一人没事儿做了,可以看看别人有什么事儿做嘛。比如我自己无聊了,最喜欢到隔壁宿舍看别人撕逼——我回家前一天,东西收拾完了一看才晚上八点,东西都收了,也没什么事儿干,微博微信刷完了,电脑也没有,于是我就溜达到隔壁宿舍,他们在2v2打红警,就是十年前的红色警戒,Red Alert。战况非常激烈,以至于到最后分不清敌我,肖老师不小心被友军大炮击中,怒发冲冠带领幻影坦克大军把自己队友给做了,然后又切断敌方两国的补给线路,海空联合作战又把对面两国灭了。打完后肖老师和自己的队友开始撕逼,队友指责肖老师自己人打自己人高内讧,肖老师说谁叫你自己傻逼拿大炮打我,后来他们一直撕到十二点多还没完,不禁撕红警,还撕使命召唤,预计接下来还会撕求生之路。现在回到家,没人撕逼了,一天天的根本不习惯。

以下乃机关枪扫射环节:你在学校的一天是这么渡过,你早上不到八点被室友的闹钟吵醒,为什么是室友,因为作为一个普通大学生,你有什么勇气给自己定闹钟?然后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出门吃早饭,食堂的早饭种类还是很丰富的,天南海北的早餐都给你弄来了。然后你吃饱了,觉得既然都出来了,不如去图书馆自习一下好了,顺便谢谢作业什么的,于是你来到图书馆,其实在图书馆写作业是其次,看图书馆的各类传奇大片才是关键,比如什么占座风波,什么仓鼠风云,什么爱恨情仇之类的,随便逛逛就有一大堆,不想学习也没事嘛,在图书馆的睡眠质量是很高的,一觉就能睡到午饭,然后去吃个午饭,午饭种类也是很多的嘛,至少我在家里还想不到哪里有肉夹馍可以吃。下午不想学了可以出去玩嘛,你可以约你的对象非对象去逛公园挤地铁,嫌麻烦可以找几个同学宿舍开黑啊。到了晚上,好好呆在宿舍里看电影看剧也不错啊,买一堆零食饮料,用 ipv6 下好多电影,不然看看新番,什么东京食尸鬼什么寄生虫系列,然后要早睡要晚睡都可以,看了一部烂片还可以看一部好片,覆盖性原理的应用。

但是在家里,一切就朝着相反的方向来,甚至描述起来都会发现,字数明显地少了——早上,一觉睡到十二点,比如像我这种超级睡手,睡到两点都不是问题。然后呢,玩游戏,电信隔着万通,玩个扣子,写作业,家本来就是一个烂透了的学习场所。想看剧,网速慢的要死,看着看着还会被各种奇怪的事情打断,比如带家里的猫出去晒太阳。晚上,我们作为新一代好青年,要陪爸爸妈妈看电视。然后在不到十一点的时候上床睡觉。说明白点:

睡得早,起的晚,看个剧被打断,要学习学不下,还容易水土不服。电脑看久了容易被骂,睡多了容易被骂,出去玩太晚容易被骂,什么都不干容易被骂,最最最关键的,想干的事,总会因为各种奇怪的原因干不了,冥冥之中有阻碍。

从公历新年到农历新年,熬过考试周,熬到放寒假,距离农历新年还有一个月,奢华富贵的日子过多了,朴素平凡的寒假就觉得没意思了,看不到江湖,就看不到市井,感觉我就像归隐山林了一样。

希望过年能来一大堆亲戚给我问这问那的,我好跟他们撕逼一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