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我想写一篇博文,叫做《那个不为人知的黄金年代》,说的是 07 到 09 年这段手机发展的黄金时期。这个黄金时期不是指 iPhone 成了街机,手机成了遮脸神器,或者配置核数深知比电脑还多,etc。但是你会发现那个时候即使大多数人们不认识 iOS,即使直板的塞班诺基亚还活跃再人们手上,即使我们还惊讶于居然还能用重力感应来玩塞车,但仍然有一种折腾的劲儿在折腾我,HD2 还没成为神,许多人苦等 Android 2.3 的到来,Meego 还充满生机,哦对,说些你们可能都不知道的,三星自己开发了一款叫 Bada 的手机操作系统,基于 Linux 内核,流畅性超越 iOS;还有诺基亚有一款只能横着用的手机 N900 用的是 Meego 的前身,叫做 Meamo;还有还有,当时 HTC 还只是水货,行货版本叫做多普达,当时的行货手机是不带 WIFI 的。这些如果你都知道的话,那么我相信你也觉得那是一个黄金年代。

但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今天的主角是我,的手机们,我是一个爱我的手机的人,就像我从来不舍得把我的手机卖出去一样,不管多么用不上我都会把他们留在身边,嗯,还有女朋友身边。对于那些年代久远的手机,我有一种说不清的认同感,比如我淘了一部年代很久远的 palm pre2,下面会提到的。

那么我们从时间线开始说起吧。

2009.6

拥有第一部手机,当然和许多人不同的是,我的第一部手机不是诺基亚,也不是塞班,就是我前面说的,“当时的 HTC 在国内不叫 HTC,叫多普达,还没有 WIFI”

爸妈和我说约好,中考完给我买第一部手机,但是在中考前三天,我就按捺不住开始和父母协商起手机的事情。然后我爸非常有远见地给我推荐苹果和谷歌,没错你没有看错,我爸当时给我说的原话就是:

苹果的手机挺不错的,谷歌也是很好的

你要知道这话放到今天仍然是掷地有声的,但我当时闹情绪,矫情,在听说了 WCDMA,CDMA2000 还有 TD-SCDMA 的故事以后,我毅然决然地决定要支持国产支持自主研发(个鸟)的 TD-SCDMA,于是当时(我觉得)唯一一部 TD 制式的移动定制机 S700 就被我相中了,嗷后来你们也知道的,三千三的价格,没有 WIFI,只能用移动网络,240*360 的分辨率,电阻屏,哦对了还是那个经典的马尼拉界面,然后据说是很牛逼的多普达导航我也不知道怎么用,还有还有还配了一跟手写笔,我还和老爸吹牛我手写的速度比他按键盘快,现在想想当时真是那衣服,没救了。

然后你们也知道,这种 Windows Mobile 不知几点几的手机,他,连个软件都要找半天,连刷个 radio 都要让我激动半天,连用上 spb mobile shel l都让我惊喜不已。

关于这部手机,还有一些不得不提的就是,我有个同学,在我用 S700 的时候,他手持着诺基亚 5800,貌似是诺基亚第一台触屏手机,不过在诺基亚的大牌支持下,5800 的资源就比我的 S700 要多多了,比如当时著名的 3G 中文网,亚马逊手机网,塞班论坛等,无处不在充斥着对诺基亚的支持,像什么自动适配功能,从来都没有把 Windows Mobile 当回事。所以我这个同学就频频来我们宿舍炫耀主题炫耀软件炫耀重力感应,没错,我的 S700 当时就是连个重力感应都没有,你说这样的手机卖 3300 他好意思么!!(╯‵□′)╯︵┻━┻

别的不多说了,这部手机已经不在我手里了,至于具体原因,莫过于年少无知,说多了都是泪。

2010.8

在我用了一年的 S700 实在忍无可忍的时候,我决定斗胆和我妈请求换手机,然后获得了批准。

所以我就有了促使我开拓创新奋勇向前在搞机路上越走越远的第一台安卓手机 HTC Desire。在说这台手机之前,得说说买这台手机矫情的心路历程。

在我被 S700 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时候,iPhone4 还没有上市,电容屏才刚刚开始普及,HTC Hero 还是手机界的标杆,掌心万年历还不只是个日历,当时 Desire 刚发布就引得媒体争相报道 3.7 英寸电容触摸屏,多点触控,尤其是 1Ghz 的 CPU 主频,差点就被叫做性能怪兽了,不过性能怪兽不是它,也不是后来的小米,当时的性能怪兽,叫 HD2,和 Desire 同一时期发布,他爸也是 HTC,只不过 HD2 跑了 Windows Mobile 6.5,Desire 跑了 Android2.1。

这里面还有些曲折的小故事。比如说当时的 HD2 被人即以厚望日后能升级微软想要借以重振雄风的 WP7,但后来微软出面告诉我们你们想太多了图样,再后来 HD 2真的能跑上 WP7,不只如此,HD2 还能跑 Android,还能跑 Meego(存在于视频中),还能跑 iOS(存在于幻想中)。在 HD2 被人们认为是个残废的时候我买了 Desire,买了没多久 HD2 就像被人打通任督二脉一样开始觉醒,显示模拟 Android,然后开始直刷 Android,最后就连 WP7 也赤条条地刷上了。不过值得安慰的是,之前像什么摩托罗拉里程碑像什么 HTC Hero 像什么所爱 X10i 连 2.1 的瓶颈都过不去我的 Desire 轻松滚到了 Android2.2,然后现在 Android4.4 都不是问题当然这都要归功于官方的无作为。

Desire 虽好,但是同样也有许多毛病,比如 Android2.1 不支持将应用程序安装在 SD 卡上,虽然我到现在都觉得这是个从塞班上流传下来的坏习惯,但是 Desire 的内置存储空间是真心小,不像现在的手机内置存储动辄一两个 G,仅有 127M 的内置存储装三四个软件就开始不够用了。但是人间自有真情在,猫狗鸟兽皆是爱,大神总是有的,从 app2sd 到 a2sd 到 a2sd+ 再到 data2sd,从给卡分一个 ext2 分区到给卡分 3 个 ext4 分区加上一个 swap 分区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勇士啊有木有!!当时我还未成年啊,我才高中我就知道了怎么开虚拟机装 Gparted 怎么给卡做无损分区我很牛逼有木有!!

当然以上吹牛成分居多。

不过也许我时不时会想起一句话,叫做会让人折腾的手机不是好手机,就像 iPhone 就不是一部能让人折腾的手机,同时 iPhone 也是一部好手机。不过说实话,那一段折腾的岁月确实给我带来了无限美好的回忆。

比如第一次刷机后的喜悦(由于有我爸刷机失败手机变砖的先例,所以一开始我对刷机这件事儿有所忌惮);比如第一次给卡分区后成功开启a2sd的激动心情,当然这种激动更多地来源于我终于可以装好多好多软件了;比如除了一个新 ROM 拼死也要刷上的紧迫感。

说到刷 ROM,这应该是我玩机生涯中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高中住校,每个星期就回一次家,于是每次回家就成了刷机大日,我会把在学校看到的各种各样的ROM一股脑儿地全部刷上玩玩。后来搬了教室,新的教室离办公室离办公室更近,于是我们就有了免费的 WIFI,有了 WIFI 以后我终于不用每天盼着回家,我开始在学校刷机,下载完 ROM 直接往手机里搞,哦还有一段峥嵘岁月,就是我一不小心把手机给折腾坏了,在手机端什么 recovery 都解决不了,得连着电脑线刷,哦我特别厉害我开始用别人的手机下驱动下软甲给我们教室的那台电脑装驱动装RUU软甲打算就着我们教室里那台破电脑开刷最后无果,苦苦熬到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机折腾好而且还不敢跟爸爸妈妈说因为会被骂“在学校就知道玩手机不好好学习!”

我记得非常清楚的一件事:

高二有一天,我上课不好好上,在逛论坛的时候发下一个特别特别好的 ROM,啊当时心情那个急迫啊,想第一时间刷上,但是办公室的 WIFI 突然不见了,自己手机没流量了,然后我四处借流量啊,好在那个谁手里有一张联通新势力的手机卡,500M 流量一点没动,于是我一下课就去找海昇要手机卡,花了一节半课的时间把 ROM 下好并成功地用这个 ROM 剥夺了我的晚自习时间导致第二天早上我得在早读的时候偷偷地赶作业。

哦对了,刷 ROM 这个事儿还特别纠结你们知道不,比如当时著名的机峰论坛里各种各样的大神,哦对我印象特别深的,2010 年 9 月,出现了 MIUI,当时还没有小米,没错只有 MIUI,MIUI 第一个适配的机型是 Nexus One,N1不知道你们还有印象没,谷歌大儿子,MIUI 以其模仿 iPhone 的精美界面瞬间就把人们的眼球吸引过去了啊,当时 CM 团队还专门发文感谢 MIUI 解决了 2.2 原生收音机问题,我一直对 MIUI 有好感其实就是这个时候培养起来的。

所以那么多的 ROM,要挑起来是很费神的,比如我会在数学课上冥思苦想,我特么到底是要用最经典的 O 大 2.2呢,还是用移植的还带有点小 BUG 的 DHD ROM 呢,还是追求原生用 CM,还是追求美观舒适用 MIUI 呢?这么多 ROM 里面最有讲头的当然要属 O 大的 ROM,这个大神在论坛里叫 Ownhere,头像是一只熊猫,一开始做的是 Desire 的 ROM,后来又做 DesireHD 的 ROM,再后来跳转到三星 GS2,GS3,NOTE1,NOTE2 等,做的 ROM 都带有传奇色彩,各种新功能,在移植的 DHD ROM 上独家解决了流媒体无法观看的问题,还给 Desire 带来了双向内录功能,真是不能更赞。

截取了一段 Ownhere 在贴中的更新日志:

  1. 使用新的 DATA2EXT 方式(感谢 pfocus 给这个好名字),ownhere 独创,尝试直接使用的 ext4 格式分区,不再使用虚拟设备方式。
  2. 本版对 SD 卡速的要求有所下降,理论上普通的 C2,C4 卡都可以较流畅运行系统 全自动 wipe data 和 ext,无需用户手工 wipe,避免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
  3. ROM 直接控制 SD 卡扩展分区的格式,用户无需特意选择,最终都是 ext4,保证该 ROM 在所有手机上的稳定性是统一的,效率也是统一的。
  4. 极大提高首次开机速度,一般在 5 分钟内完成,无论 SD 卡分区大小都一样。
  5. 跑分可以得到疯狂的 IO 分数,但这都是假象,只是让你心里舒服用的,其实分数高低不能反映手机的流畅度,关键还是主观感受,如果第一次跑分分数不高,把手机重新启动一次再跑就疯狂了。
  6. 进一步缩减 rom 尺寸,提高安装成功率。

我记得 Desire 曾经出过一种叫做 S-OFF 的东西,就是彻底获得手机的 ROOT 权限,包括可以更改开机第一屏画面(好像也只局限在更开开机第一屏了,哦后来还可以在手机端更新 recovery),只不过网上的方法对我的手机行不通,因为在我的 Desire 上 Fastboot 最上方显示的是原生的 S-OFF,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后来我自己折腾出了 PB99IMG.zip 法给我的手机彻底 ROOT 了,我现在都觉得我当时是个天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问天地之悠悠滚苍茫之大地。

提到 root 我前面倒是忘了说了,在 Desire 的 root 工作上虽然没有费多少时间但是我在刷 recovery 时刷了一个默认的 clockworkmod 而不是教程里的 RA recovery,因此对着教程看了半天不知道怎么下一步后来又在自己天才的大脑下顽强攻克了这些难题,我是个天才。

比如为了这部手机我会去买速度很快的 SD 卡(Class 10),就为了流畅跑那个 O 大的神 ROM,不过后来大神优化了脚本,声称:

“一切烂卡都能跑得丝滑流畅”

我当时就吐血了。

对于 Desire 的回忆就到此为止吧,脑子里一时也想不出那么多了,往下走吧人不能总是把思维停留在一处。

2011.3

这距离我买 Desire 才刚半年多一点,当然这次倒不是我主动要换手机。

我爸,他原来用了五年的 N95 驾崩了,本着儿子最大的原则,跟我说,你去买一台新手机,把你的 Desire 给我,哦我要是不答应我也太不孝顺了,然后我就答应了。

在细数了 Desire 的种种不足比如:机身内存小,多点触控不灵敏,游戏性能差等之后,我就选择了当时欲与 iPhone 试比高的 I9000,不过当时 I9000 已经出了半年了,刚好价格也不算贵那就他了!

买过 I9000 后,重复了如上 Desire 的道路,不过好在略过了 a2sd+,刷 ROM 还是少不了的,倒是美化是一件新事物。

通过 I9000 我认识了力卓社区,我还知道了 I9000 的兄弟机型虽然现在我忘了他们的型号不过我知道有一款 AT&T 版的支持陀螺仪而标准版的不支持,为这事儿我窝火了好久。

不过说真的,在 I9000 上玩游戏还是特别爽的,至少不会漂移了。

后来这部手机 CPU 坏了,然后就与世长辞了。

说多了都是泪。

2011.7

又是半年,我去深圳玩,拿住宿的钱去华强北买了梦寐以求的 WP7 机型 Mozart,后来借住朋友家。由此开启了我的 WP7 探索之路。

刚拿到 WP7 的时候它还没有中文,升级到 Mango系 统才有,于是网上就有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升级到泄露版或者叫做开发版的 Mango,由 Mozart 我还认识了一个好基友,这是后话。

WP7 可比 Android 麻烦得多了。

比如 WP 没有 U 盘模式,也就是不能直接从电脑拷贝文件到手机上,并且微软看着苹果有 iTunes,于是自己就搞了一个 Zune,就是跟 iTunes 差不多的东西,用来管理 WP 手机,但是你要晓得,这个 Zune 它只负责手机的音乐传输和系统升级(后来想起来还有手机备份),什么应用程序什么文稿数据都不在它的职责范围之内。

然而这个 WP 也是封闭得要死,它学着苹果搞了一个应用商店叫做 MarketPlace,里面的应用真是少得可怜,然后就自然而然有人开始捣鼓起 WP 的越狱,不过这个越狱你以为和 iOS 的越狱那样简单吗?那你就太小看 WP 的实力了,要给 WP 越狱你不仅要在电脑上装 Zune,而且还要装 WP 的 SDK,看到 SDK,你就不难知道这个越狱其实本质上是开发者解锁。在 WP7 上从非商店安装应用程序叫做部署,没错我从小到大都没接触过这么高大上的词汇,安装个软件叫做部署,你当软件们是战略捣蛋么,你有没有考虑过 Apps 们的感受啊!!

其实 WP 的越狱原理相当简单,就是改个注册表值,使其成为开发者模式就行了,偏偏在第一代 WP 机型里面,LG 的机型自带注册表编辑器,这个注册表编辑器的意思就是你这台 LG 他原生就是带越狱功能的,说到这里我不禁要发一个再见的表情,微软不带你这么坑人的!

然后我的 Mozart 要越狱,要靠系统里面自带的一个叫做 HTC Connectiong Setup 的东西,大家看看字面意思就知道这是个设置网络连接的工具,越狱就是把修改注册表的文佳伪装成连接文件让这个工具去执行,说到这里我又不禁想要发一个再见的表情。

然后我度过了一段靠部署软件混日子的时期。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WP 的越狱和 iPhone 的越狱不一样,WP 的越狱就是让你绕过商城装几个软甲而已,又不像 iPhone 一样可以装各种各样的插件。

不过有些事情还是可以做的,比如可以把注册表的一个值由 3 改为 0 就可以让软件从后台打开的时候不用重新加载。比如做出了一些显示电量百分比的东西,虽然特别不准。

不过后来还是有好日子的,在一次手贱升级之后越狱消失,煎熬了一段时间后,DFT,做出了第一款 WP 的 ROM,就是你刷完就是解锁状态。

后来,DFT 再次发力,开发出了完全解锁 ROM,可以从网页上下载 .xap 安装包安装,后来的后来,DFT 还开发出了了蓝牙传输工具,让本来和 iPhone 一样残废的蓝牙可以传输文件。

要说我对 WP7 的感觉,我肯定给 32 个好评,你要问我为什么,我会告诉你因为在我手中,我的 Mozart 从来,是从来没有死机过,就是说一次也没有,光是这一点,32 个好评就不为过了。

你要说 WP 软件少也好,生态落后也好,吹牛皮也好,至少流畅和稳定一直在我心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而后来的 WP8,我却明显感觉到没有昔日的 WP7 流畅。

2012.1

哦说起这个时间真是悲喜交加,如何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一件非常具有哲学意味的事情,比如高三一个学期眼看就要过去了,我却沉浸在看着别人拿着 iPhone 流着口水的痴迷梦境,哦,你不要跟我说学习,我从来不管学习的。

在多次有意无意和我妈说起 iPhone 后,我妈居然真的就给我买了。

这次的主角是 2011 年发布的双核处理器还带有 siri 的联通合约版 iPhone 4s,当然调戏 siri 这种事情大概五分钟后就没什么意思了,最大的喜悦莫过于在拿到手机三天后迎来了越狱的好消息。

你肯定觉得在高三关键时候买 iPhone 真是脑有病,没错我觉得我就是

脑有病

不过最有病的是我居然指示我妈妈选了一台白色的 iPhone,真是病的不轻。

我觉得后面的日子我都可以用一句话带过去:

每天就是更新 Cydia,下载插件,下载软件,把 iPhone 折腾死再救活再折腾死,如此反复。

我觉得对于 iPhone 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想说的平时都说过了。

2012.11

看到网上有人出售 Palm Pre 2,就跟他买了。

Webos 一直是我心中神一般的系统,我觉得它比 iOS 强不止一点两点,只不过被坑了爹而已。

我买这台 Pre2 来装我的北京移动手机号,打打电话发发信息什么的真是不能更赞,Just type 功能倒是比触摸屏强了不知道多少,唯一心中的桔梗就是这个键盘略小,打字的时候总是打错是硬伤。

2013.9

在京东看到一款三防军工品质的直板手机,一冲动就买了。

挺有诺基亚的范儿的。

就是

太像一块砖了

2013.11

在双十一这天本着孝敬父母的原则给我妈在天猫上抢了一台红米。

红米这台手机其实最符合“普及的手机”这个概念,不到 1000 的价格,优秀的性能,加上超大屏幕以及双卡双待,完全就是该烂大街的节奏啊(如果不缺货的话)。

结果现在这台手机在我爸手里。

2013.12

从同学那搞来一台黑莓 8520,不得不说,黑莓的键盘十分赞,只不过没有 Just type 功能让我感觉略逊色于 Palm,另外断网是个大问题,大问题。

2016.12

入手了二手的黑莓 9930 和一台全新的诺基亚 6300。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