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期末就各种不正常

上图一张,北京的蓝天:

4129b85bjw1ec7zj3leesj21kw23ue81

你看这都几点了我还在写博客,可是已经到期末了,感觉我也没怎么复习,所以睡不下,不踏实,但是睡不下也不见得我有在学习,那就来码点字儿吧。

说到码字儿,我又想到机械键盘,想起机械键盘那清脆的手感,想起我可以拿机械键盘飞快地码字码代码,但好像我也不会什么代码,就装一装好了。机械键盘这个事儿也纯粹是期末捣鼓出来的,我发觉我每到期末就会有一堆事儿,这一堆事儿里边的大部分都是想买这个想买那个,从小学就开始了——三年级游戏王,四年级 gameboy 掌上游戏机,五年级玩游戏买点卡,初中买手机,高中买手机,而且保持着一年换两部手机的频率,从多普达 s700 到 HTC desire,再到三星 i9000,再到去深圳的时候把本该拿来玩的钱拿去买了 HTC Mozart,然后高三上学期期末的时候天天念叨着 iPhone,后来老妈为了让我安心读书,也就许了我这个愿望。我也不知道老妈哪来的勇气,在高三紧要关头还给我买 iPhone,这也导致了我高三下学期开始上课就没认真听过了,基本上能有的时间都被我拿来折腾 iPhone 了,从越狱到插件,而且我坐在第一排,就在老师眼皮底下玩,要知道,在我们学校手机被发现了就是个死。当时连昱丹看不下我整天玩手机,于是假装自己数学题不会写了纸条来问我,当时我也不知道她是要劝我好好学习,以为是人生中第一次被喜欢的女生仰慕,但遗憾的是那些数学题我自己都解不出来,还是去问老师才懂的,这些都是昱丹后来告诉我的。但还好我高考的时候交出了个比较满意的成绩,虽然攀不上清北,但好歹也挤进了中国顶尖大学(根据最近的什么 2014 大学排名),但我始终觉得我对不起爸妈,主要不是因为自己没有认真学习,而是在明知自己不是生活在土豪家庭,但却像土豪一样地活着,这到现在我都有这种自卑感,这种感觉来得很突然,很有冲击力,会让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消沉下去,所以我只好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干出点名堂来,不然对不起我爸妈。所以,上了大学以来,到了期末,我想过要买电脑要买相机,现在又想买机械键盘,这些念头都被我压制住了,我告诉自己, 挺过期末,回家见了爸妈就一切都好了。

po 一张我现在的 Omnifocus 的截图:

4129b85bgw1ec5pkxcggpj21ao0t6dlh

这还只是一部分,还有好多东西来不及往 Omnifocus 里塞。每到期末最头疼的还不是数学,因为数学是只要你花时间去刷题你就能考好,是一门增长信心的课。但其他的像什么人力资源管理、市场营销、会计,还有中级微观经济学这些,就是你看了书做了题但还是没有信心的,哦还有我的死穴英语,我本来觉得我的英语还不差,但是到了大学发现怎么考也考不了高分,索性就变成拉低我综合成绩的魔鬼。

今天上中级微观经济学,是答疑课,下边同学们提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还有提问到某书某页某行某字的,我觉得凭她这种能力,以后必将成大器,虽然我没怎么听课,但我清晰地听到老师对于大多数计算的问题的答案都是:

“这大概可以算吧,你们下去算算看”

引用王老师的一句话就是

中微里净是地球质量对时间求导就是明天天气关于太阳体积的函数这样的话

然后也有好多同学吐槽说在中微期末考的计算题上写“这大概可以算”能拿分吗。李天王对这个老师的评价就是从没见过这么闷声发大财的老师,问他什么叫闷声发大财,天王答就是闷骚,好一个闷骚的老师。

今天早上第一节英语课来的人都不多,而且都没精打采的,昱丹说上完这节课大喊一声终于结束了来泄愤,本来我也以为大学再没有英语课了,没想到按教学计划我们下学期还得学一门高级英语,关键就在于,我为了大二下不学英语,在大一下的时候就选了一门高级英语选修,但被告知我学的这门高级英语只能算选修,不算在必修的高级英语里,当时听到这话我觉得我差点就一口血吐死了。但这也没什么办法,上就上呗。

下午人力资源管理课没去上,是刘神经病让我们别去的,我管他呢,在宿舍睡到两点半,醒来把夏洛克第三季看完,然后又在床上躺到六点半就收拾东西陪昱丹自习去了,昱丹被明天的波斯语考试搞得很焦虑很烦躁,见到她也没给她带来多少欢乐气氛,不过好在最后她的心情总算是好起来了。昱丹说明天要考马原可是她还没有买书,我说那我就把我的给你吧,反正用不上了,那么明天下午就得给昱丹送书去,顺便给她带一条肠粉,这样她就开心了吧。

说到马原,天王觉得自己的马原要挂了,原因在于天王事先和老师说好拿 iPad 看复习资料,不上网找答案(我们的马原是开卷考试),但由于另一个女生拿着 iPad 上网找答案被老师发现,结果老师认为所有拿 iPad 的都是要上网找答案,于是就把天王名字记下来了,天王觉得自己辉煌的一生就要陨落了。罗总说,你到时候出国,别人看到你其他课都是 4.0,就马原不及格,肯定就要你了。天王也说,这摆明了是逼我出国。善哉。

一写写了快一个小时了,昱丹说睡 20 分钟,要我等会叫醒她,那我就继续写吧。

前段时间由于机械键盘的事情搞得我心神不宁,但前天总算是来了件抚平内心的事,终于入手了盼望已久的 Alfred workflow,被称为 Mac 第一神软,果然有了 workflow 后整个 Mac 都升华了,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用过。不过 ibuick 一直很鄙视 Alfred,我觉得这纯粹就是提高自己逼格的手段罢了。

昨天发现了个奇怪的问题,特别闹心,在我用 ssh 连接 iPhone 的时候,总会有一定几率使电脑崩溃,出现五国界面,排查无果,只好重装系统,感觉又回到 Windows 的年代,不过好在有 time machine,无缝还原,另外就是我把 fusiondrive 也拆了,ssd 放系统,hdd 放文件,手动管理,不过现在东西还都在 ssd 里没有转移,大概得等期末过了才有时间吧,压在 Omnifocus 的 inbox 里。

感觉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这样吧,差不多该叫昱丹起来了,可是真想让她继续睡下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