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与萝莉二三事

本文原作者王烁学长

9372244362_d41d25fafa_n

作为潮实的孩子,总是要牢记一条准则:红线准则。

所谓红线准则,今天我还能记得好几条,像不许打架啊,不许破坏公务什么的,大概就是精简版的校纪校规。那么,当然少不了一条:男女生之间交往过密。

怎么就算交往过密呢?我依稀记得学校划分的那几条:男女生单独在一个教室自习,男女生在角落里单独说话等等,至于很明显的亲亲抱抱搂搂那就对不起了,留校察看,家长过来,大过一次,明年再来。

然而,谁在青春期不思春,谁就是近亲结婚的产物。

师傅就是这么一个木讷的人。从小就立志做一个好学生。怎么说呢,师傅是比较传统的好学生,虽说不会很讨厌整天玩乐,但是他会及其反感,甚至觉得浪费太多时间在娱乐而不去学习就是犯罪。当然了,在潮实这样想的学生自然不少,毕竟似乎好多孩子在娘胎里已经作好了高考的准备。当然,师傅还是比较了解社交的重要性的,他爱看球,爱曼联,爱跳舞,还参加了话剧社,我和师傅,死喵就是在话剧社认识的。但是长得一本正经和一本正经的气质还是让我觉得他在某种角度极像唐僧,于是就叫他师傅,死喵胖,是二师兄,阿神和我无所谓,我年龄小,就做沙师弟,这是后话。

记得高二下学期,在我感情受挫之后,我选择了到隔壁 12 班,也就是师傅班里去避难,或者说找一种解脱。我喜欢的那个她就在我们班,作为狮子座的我自尊心又极强,在自己班里呆着简直就是自虐。于是乎,12 班成了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师傅那时候还是会开解开解我的,否则我整天那副样子真像全世界都欠了我钱一样。

话说师傅还是一个比较好的聆听者,这也是比较好人缘的原因之一,总之他在高三之后,虽然大家学业压力都很大,但师傅和我还是会在晚自习后走一圈操场。

有一天,师傅跟我说:"你觉不觉得蔡泽桐长得很萝莉?"

我去,蔡泽桐是谁啊。不过应该是个学习挺好的孩子,因为我经常听见她的名字。

师傅看我一脸茫然,就拉我去看光荣榜。

"擦,师傅,一眼就看到你了,你真是照得好 2b"我就在那里笑了。

→_→师傅鄙视了我一下:"谁让你看我,我知道我照得很颓。看这里,第一名蔡泽桐。"

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端详萝莉。说实话,我心里只有我的菜,确实是应付性的给了师傅点意见糊弄糊弄过去了。

但师傅似乎越来越喜欢这个话题了。

"哎,今天阿历史老叫我们两个去办公室,还叫我们要好好配合,这是肿么回事啊?"

"哈哈,徒弟啊,你看阿泽桐为什么老师总要叫我们好好配合呢?"

"哈哈,徒弟啊,我觉得她是一个很单纯的人,真的很萝莉啊(→_→)不仅说话萝莉,长得萝莉,连性格也很萝莉"

"我发现阿萝莉中午总是在那边背书啊。"

"你的意思就是要过去背书咯,要找萝莉就直说哩。"在师傅的影响下,我也改口叫萝莉了。

"好,我来去叫阿神,中午我们去那边背书吧!!!"

擦,招你吃三元你都没跑这么快。

于是,潮实历史上又出现了某地下小组织。说实话,自从我感情挫折以后,我对那些师傅觉得所谓的暗示实在看得很淡,人的三大错觉之首啊,但实在不想在我们班呆着,也只好成为猥琐的小分队队员了。

师傅也真是恶趣味,本来是说好的一起去高二食堂自习的,师傅后来就说他要去走廊背书不要打扰我们(走廊有萝莉),然后本来就是在高二食堂外的走廊背书,然后就慢慢地,慢慢地平移。

终于,我和神很无奈地坐在校史馆后面的走廊,看着师傅无数天的所谓很自然地慢慢逼近终于到了高三教学楼下面。(→_→)他就站在萝莉对面背书,偶尔还跑过去找萝莉问某个很蹩脚的问题,然后做一番思考。

"师傅,12点半喔,回宿舍了。"

"等等"

"回咯呐"

"马克思。。。。。"

"擦,那我再背几个成语。"

就在我拿出笔记时,作好准备太晚回去面对门房伯的杀气时,师傅疯狂地收书包,大叫"死咯,还不快,要关门了"

→_→"师傅,叫你快你还马克思"

"阿师弟啊,师傅是在等萝莉背完书回去再回去呐。"阿神此时也→_→。

一路上,师傅一直念叨着:"米,我身边带两个大帅哥去泡妞我是不是战略错误啊?"

阿神最近失恋后又迷上了高四的校服姐,他哪有时间去理师傅的萝莉,至于我,哎,算了,我自己的事还处理未直呢。但师傅坚信他的战略是错误的。

于是乎,第二天中午,我和阿神又重新出现在高二食堂自习,师傅呢????师傅。。。。"师傅陪萝莉在那边背书呢"阿神是这样跟我说的(→_→)

对于师傅后来一直复发的周期性闷骚,我一直奇怪是不是红线准则让师傅如此纠结。总之,师傅会在走操场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女孩为什么总是反复无常呢,我无言以对。

后来,又迎来了二模。我似乎从一模之后成绩就一直退步,这也让我好紧张,一直在想是不是我自己把情绪带进学习才一直退步了。但我的生活依旧过的很纠结,反观师傅整天萝莉萝莉的笑呵呵。

一天,我吃完饭,抬头看见 xx 走了,于是我就在纠结 xx 今天忘了洗碗好像,要不要帮她洗。师傅还是 2b 的乐呵呵说:"萝莉今天也洗碗。"

"师傅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帮她洗碗咧,她今天忘了洗。"

"纠结个屁,猛猛去。"

"可她太让我生气了"

"擦,纠结个毛,你如果去帮她洗我就去帮萝莉洗!"

"好"

当我走过去时,却发现有一个男生已经要帮她洗了,我顿时气地不打一处来,一方面是气我的纠结,另一方面却是吃醋。

回来时,师傅也没去洗碗。

"师傅,你不是去洗碗了么?"

"阿师傅不好意思去"阿神补充到。"你不是去帮 xx 洗碗了么?"

"别说了,有人帮她洗了。草,为什么总有那么多傻 b 对她好。"

"哈哈哈!!!"阿神大笑,"你们还真是一对师徒阿"

对于阿神这种情场老手,我不予评价→_→

快高考了,有一天,师傅走在操场又再念叨萝莉。

"唉,师傅,你干嘛不去找她直接说?"

"阿?这个阿,嗯,其实我觉得她应该已经知道了。而且快高考了,嗯,而且大家学习压力好重了•••(一大堆搪塞的话)哼,你自己为什么不去表白阿?"

"我?我表过了啊,而且还找课业压力不大的高二呢。额,好吧我可能太急了,其实我很怕来到高三大家都要学习错过了,而大学如果考不到一个大学,就会很苦逼地错过她是吧,谁知道说完就这么悲剧了,搞得我高三都一直这么神经兮兮的。"

"再去表哩"

"表几次被骂几次,我现在连看她一眼都要三思,你以为圣诞节礼物被扔掉的感觉好受啊,那是我很认真画了好久的画啊,还有两盒费列罗,她还"想都不想"就撕了和扔了,还写了一张长长的信来骂你不要脸,呵呵,真奇怪我现在为什么还不忘她,还一直给她攒 5000 块买 18 岁生日项链。她知道后写封信还来骂你一顿,换你你好受啊"

"其实徒弟啊,我就是看到你和 xx 过的这么纠结我才不去找萝莉,说不定师傅我们考到同一所大学,就可以继续了啊?"

所以说,几天前我看到有人说师傅是故意和萝莉考到同一所大学,我也是唏嘘不已。这件事,有三分人为,却是七分天意吧。因为他们成绩都很好,但他们高考却都失误了,而且分数还这么接近,都去了中国政法大学,想想这也叫缘分吧。

就在确认大学之后,师傅在坐车回来后,突然冒了一句"没想到我们的故事还可以继续,哈哈哈"(→_→)他看了看一旁悲剧的我,感觉不好意思,又说:"我觉得你和 xx 的故事还没结束。"

"应该结束了吧,我觉得没有什么可能性了"

本希望师傅安慰一下我,看来,他又陶醉了。

暑假期间,师傅也会偶尔无聊地找我聊天,很闷骚地爆爆他和萝莉的聊天纪录,然后嘲笑一下我和 xx,总之还是满嘴的萝莉,那副得意的样子仿佛萝莉已经和他连吃顿饭都要一起讨论了。

"我们每天都有一起聊天啊!!!你和 xx 有么?"

"她很不会找话题哎,我们已经聊她的 ipad 很多天了,哈哈你们是不是连联系都没有啊哈哈。"

"她的朋友好像不多,就是典型的内向女生哈哈,好学生。"

总之一系列晒优越让我气地不打一处来。加上 xx 生日我本想打她电话祝她生日快乐,却是停机了。一时间真是心灰意冷,对师傅的晒优越产生了强烈反感。于是乎,也渐渐走出了师傅与萝莉的纠结生活。

难得一见的中秋与国庆在一起,我想这种假期我都不好好过实在对不起自己,加上死喵他们要 75 周年校庆,来不了青岛,我便干脆打包,从青岛直奔北京。来到北京,死喵和牧羊接我四处走走转转,住霸王宿舍,吃北大食堂。

中秋节晚上,潮实的同学聚会,师傅终于和萝莉和萝莉的朋友搭车几小时奔赴北大,东南门见面后,我们骑单车去草坪。萝莉意外地选了我的车,师傅还专门跑到我身前叫我好好骑车,要是出了什么事就肿么肿么诸如此类毁三观的话,我仿佛看见师傅身后站着一只穿着斗篷,面孔隐于黑暗,手里拿着一把超大号镰刀走起路来脚不着地的家伙正在向我招手。我立马鼓起 12 分精神。反观庄牧羊,载另一个女生狼奔豕突,那模样和夺路而逃差不多,经典 s 形。

花好月圆夜,细语恩爱时,今晚北大真的特别美,此时正值秋季,鸟语花香,中秋佳节,引得无数情侣春心动荡。细柳挑逗得未名湖湖波荡漾,也免不了众人荷尔蒙高涨。湖边隐隐传来吉他的声音,引得众人观看。就在潮实人聚会时,众人纷纷怂恿师傅去找萝莉谈话,师傅毕竟禁不起这么多人怂恿及如此良辰美景的诱惑,终于行动了。

有些事,还是朦胧点美丽。总之这一夜,花好月圆,莺啼燕舞,自有一番韵味。

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罗曼提克。

师傅之后借居于霸王宿舍。但是,这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众人的懒睡还是使得师傅〜〜〜

10 月一号:萝莉 2 点离开南锣鼓巷,我们三点到。

10 月二号:萝莉上午到三里屯,下午离开,我们下午到。

10 月三号:萝莉早上出发去西单,我们下午才去。

终于啊,师傅在商场遇到了萝莉,可师傅那天不知是鬼附身了还是肿么,竟然见了面和萝莉点了点头。。。。然后。。。。然后就。。。。就错过了一个下午。这个下午,师傅说的最多的话就是:"米,我做泥点个头就让她过去了。"

"师傅,你既然每天都能和萝莉说话,聊的内容还很深入,为什么不表了呢?"在赛百味蹭无暇续杯的我说道。

"徒儿啊,师傅爱晒优越你也是知道的,其实,我们并没有真的聊很多很多。"

"也就是说,你们现在还很生疏?!"我讶异了。

"嗯呐"

那。。。

"徒儿你不用管我,我可以自己解决的。徒儿你还忘不了她么?"

师傅匆匆忙忙转移了话题。

但事实上,师傅还是各种紧张,以至于总说错话。

最后,搭上了末班车,我和师傅萝莉终于赶上回中国政法大学最后一班车。好嘛,好像我又很悲剧的做电灯泡了但事实上,师傅由于很没有经验的晚上车,以至于〜〜〜

"师傅我错了。。。"

"师傅我也不是想和萝莉坐在一起的,还让你去和一个大叔坐"

"师傅你不要不理我,我没想到你上车已经没位了,我坐在里面出不来。。"各种 qq,微信,私信,人人,微博,群。。。。

最后,师傅终于粗暴地把我扔在他宿舍度过一夜。。

第二天,师傅带我逛了一圈学校,主题是当年我和萝莉曾来这里遨游。然后就送我回青岛了。

当然,就在火车上他还不忘刺激我:"哈哈,你错过了肠粉,现在我和萝莉正在这里吃呢,哈哈,你和 xx 肿么没这样啊哈哈"
我砸桌。

可就在国庆之后,师傅与萝莉似乎关系直转急下,师傅会很忧桑地发各种聊天来说他们关系并不好,搞得我也很忧桑。我总觉得师傅错过了太多时机,既然在同一个学校真是可谓天时地利人和,然而师傅还是无视了。

很高兴昨晚师傅发了一条很文艺的人人,被死喵截图传上微博,顿时引起一片转发,大家都带着好的祝福。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太多人象师傅这般纠结。但希望,天底下善良的孩子都能得到等价的回报。

两个人的爱情就像是沙堆上垒砌的一座沙的城堡,一点一点的累积,还要注意不让海水冲塌它,很难也很累。但是直到城堡完整建立起来后,我们才知道它原来是这么美丽,值得你用很多东西去守护她

一个有关“师傅与萝莉二三事”的想法

  1. Pingback引用通告: 牧羊与喵二三事 – Boyux
  2. Pingback引用通告: 苏总泽涵二三事 – Boyux
  3. Pingback引用通告: 苏总泽涵二三事 | Boyux
  4. Pingback引用通告: 牧羊与喵二三事 | Boyux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